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02-19 18:02:45
  • 0
  • 24
  • 285
  • 0

反腐题材的文艺作品出现在2015年春节联欢晚会上。虽然从艺术与创意上都差强人意,但总算出现了一点不同声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媒体与娱乐节目中多有批评官僚、揭露不正之风的节目,但后来据说引起了民众同仇敌忾,是造成更“风波”甚至“动乱”的重要原因之一。于是从九十年代开始,深入到千家万户的春晚中出现的官员个个都是一生正气的焦裕禄,晚会上渐渐就没有讽刺官场、嘲笑腐败官员、暴露不正之风的节内容了。与之相反的是,大量调侃农民等弱势群体、讽刺“愚民”思想落后,甚至借身体残疾来逗乐的节目充斥屏幕。

 

今年春晚出现松动的原因很简单,习、王等反腐如火如荼,前所未有,如果连一年一次的春晚都不出现点内容配合,那就真是春晚最幽默搞笑的亮点了。但春晚的反腐节目能不能成为一个先例,让我们的文艺创作、作家写作与媒体能够更多地暴露、揭露腐败问题,从另一个层次与角度配合中央反腐呢?这个我并不感到乐观。

 

要知道,多年来,反腐小说与反腐文艺作品包括电视剧实际上成了“禁区”,弄得生活在现实中的十几亿中国人每天盯着屏幕上清朝皇帝如何轮睡他几百号女人的“爱情故事”,还有70年前的在野党如何靠间谍特务手段颠覆腐败独裁的国民党政权,当然,还有手撕鬼子。

 

应该认识到,如果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政治体制不可能变,民众又实在是太愚昧、太无知,那么,至少从执政者的角度来说,对“愚民”进行适当的信息甚至思想控制,可能真有利于“国家稳定”与“社会和谐”,否则,被文艺作品提炼甚至夸大了的官场丑恶现象很可能引起民众不满、反抗甚至暴动,中国历史上不乏先例。所以,历朝历代对文字的控制都远远超过了对刀具甚至武器的控制。

 

但人类进入文明社会尤其是互联网时代,要想靠控制文字与思想来掩盖黑暗,很可能适得其反。我没有在确凿证据与具体数字来说明过去多年来,对反腐题材的文艺作品以及个人言论的控制,与日益猖獗的贪污腐败有什么关系,但肯定是成比例的:屏幕上控制得越严格,现实中的腐败就越严重。我多次就这个问题在国内写博文,几乎到了婆婆妈妈、苦口婆心的地步,我重复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当我们的文艺作品与屏幕上出现各种各样贪污腐败故事时,现实中的贪腐将会无所遁形,也自然会越来越少。反之亦然,屏幕上越和谐,现实越龌龊。

 

是否放开文艺作品与屏幕上的反腐题材节目,还有待观察,其中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只有当局真正有诚意要反腐到底时,才会放开对反腐这类文艺作品题材的限制,是为反腐的“决心”;第二,当局允许反腐节目上演,是因为有信心在现实中这些腐败现象会越来越少,而不会因文艺作品引起民众不满,是为反腐到底的“信心”。当执政者反腐有信心也有决心时,我们将会看到屏幕上出现的反腐节目越多,现实中的腐败现象就会越少。

 

反腐节目上春晚的意义也许超过了春晚本身与节目内容。说实话,躲躲闪闪的反腐节目对于有了互联网的观众来说,搞笑节目让人笑不起来恐怕才是最大的幽默之处。包括节目中所谓的反腐“金句”,别说网络上比比皆是,有几句几乎就是我曾经博文中的原文。但走在中国反腐前线的网民和我们这些博客写作者,很多时候,甚至连自己写作与表达的权利都保不住。文艺创作与言论自由也是公民基本的政治权利,一个政权最大的“贪污”并不是对金钱,而是对权力的独占,对公民权利的侵蚀。

 

这届政府上来后的反腐动作非常大,且雷厉风行,以反腐推动改革也建成雏形,但目前的反腐还主要是打贪官、没收赃物赃款,如何从制度与机制上限制官员手中的权力,把公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应该是新一年朝野都思考并努力的方向。

 

我的新年愿望:希望不受限制的权力变成“烫手的山芋”,而宪法里规定的公民的权利则变得“炙手可热”;希望现实与生活中的腐败越来越少,文字与屏幕上的“腐败”越来越多;希望那一天快点到来——全国观众只能在屏幕上才能看到曾经蹂躏中华大地的贪污腐败有多么的严重……

 

杨恒均 2015年2月19 (新春佳节 大年初一)


哦,新春佳节要到了,老杨头给各位读者与网友拜年哦,另外,你加入各种“羊群”了没有?如果没有,请加入老杨头微信公众号,或扫描: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