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心里很难过
2016-05-12 05:46:57
  • 0
  • 11
  • 192
  • 0

【杨恒均按:2007年,是我在海外生活了十几年开始常回到中国看看父母的一年,为了尽快了解、适应中国,我走过很多地方,见证了很多各位可能见惯不惊,对我却异常震惊的事件。下面就是一例,今天一字不加(删除几段重复内容)地贴出来,是想再次告诉大家我理解的法治。

 

在中国,我常常看到大街小巷经常有执法人员和公务员上街去宣传、去普法,这是全世界文明社会都罕见的一个景观,因为他们搞颠倒了:法治的关键是执法者是否能够守法、护法与依法执法,而不是民众是不是懂得法律,法治不是执法者告诉民众什么是法律,而是民众有渠道有权力监督执法者依法办事。

 

小偷偷东西,坏人打人,凶手杀人,都是违犯法律,但只有警察等执法者知法犯法,才是破坏法治。在一个公务人员的权力被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警察依法执法的地方,民众的法律意识不可能低到哪里去;在一个权力不受限制,警察知法犯法的地方,民众绝不可能心甘情愿地遵纪守法。法治建设,必须从执政者与执法者做起,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让警察成为知法、护法的执法者。2016年5月 11日】

 

 

今天吃过晚饭后,像平时一样信步走到新市区。十年前选在这里买房子时,周围还没什么人气,当时汇侨新城也算是一个比较贵的大型住宅区。这些年,由于大量外来人口涌入广州市,这里成为外来人口最集中的地区,有了一定规模,成了广州市区的一部分。对广州居民来说,新市区属于比较“乱”的地区。我喜欢住在这里,没有打算要搬走。每次回国在广州住居时,我必不可少的一项活动就是走十分钟来到新市区的街市散步,周围大多是从农村来的年轻农民工,我有时会和他们中的一些交谈,有时和他们挤在一起买彩票、看推销、赶热闹。值得欣慰的是,社会治安越来越好,而且从熙熙攘攘的民工们的衣着外表等判断,他们的生活也应该有所好转。

 

今天晚上遇到一件事,却让我这几天一直快乐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八点二十五分左右,我拐进一条小街市——新市南路,走了几分钟看到前面一群人紧紧围在那里,我挤进去,看到两个壮实的男人把一个人按在地上,其中一位扯下趴在地上男人的裤袋,正在把他的手反捆,地上的人好像死了一样,把头埋在地上,弓着背,一动也不动。

 

我小声问身边的围观者,他们说地上的人偷了人家一个电脑,一个女的追出来,他还推人家,结果正好被这几个经过的治安员(?)撞上,他们把他狠狠打了一顿,讲叙的人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说到这里,一辆小箱子货车疾驰而来,在小街市如此快的速度行驶,把我吓出一身冷汗,车子嘎吱一声停在我旁边,从车上下来三个粗壮的汉子,他们怒气冲冲,其中一个一下子抓起地上的人,另外两个同时踢出一脚,那个被踢打的小偷像风中的破絮,随着踢来的脚,飞起来,又落下来,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我这时才借着商店里的灯光看到他的脸,瘦削,黝黑,棱角也挺分明,微微睁着眼,脸上也看不出表情,但我注意到脸上有三条正在流的有点暗紫颜色的血,那三条血流显然不是从头上的一个伤口流出的,应该有两个伤口。我再低头一看,地上已经有两摊血,有些像黑色的花。后来旁边的围观者告诉我,刚才有四个治安打这个小偷,他们可能是武警,不知道是不是已经退伍的武警。可是我注意到这些治安都没有穿制服。

 

这时,其中一个治安揪着小偷的头发,向车上拉过去,由于小偷的裤带已经抽出反绑着他自己的双手,小偷的裤子掉到大胯上,所以步子无法迈得大。另外两个治安又开始愤怒,都狠狠地剔出一脚又一脚,每一脚不是落在那小偷的腰伤,就是屁股上,或者大胯的地方,不知道是那小偷走快了,还是这一脚又一脚的猛踢把他踢着走,他来到了箱子车的后箱门。两个愤怒的治安停下来,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狠狠踢出一脚,竟然活生生地把那个小偷踢飞起来,小偷落下来时,已经是在离地一米多高的车厢里,那瘦削的小偷滚在车里的地板上,我想他一定很疼,可他始至终没有啃一声,更不要说反抗了。

 

在车厢箱子的门被愤怒的治安狠狠地关上前,我看了那个小偷最后一眼,经过刚才的猛烈的踢打,他脸上的血迹已经不成线条,而是黑呼呼的一片,只有眼睛还毫无表情地微微睁着,里面看不到希望,也没有绝望……

 

箱子车疾驶而去,我这才意识到,那些愤怒的男人们没有一个穿制服,也没有警棍什么的,而且那个车只是普通的民用运货车,就在那个车子消失前,我赶紧记下了车牌号:粤AMG367。

 

我看到有两个穿保安制服的人骑在摩托车上过来,我拦住他们,问那些带走小偷的人是干什么的,他们怎么能那样围打一个没有还手能力的人。保安狠狠瞪了我一眼,喊道,想干吗?走开——

 

围观的人群也很快散开,在散去前我找到了两个,问他们那些人怎么回事,他们说大概是保安,也许是治安巡逻,也许是武警,但不是公安,从他们的声音里,我不但看不出有什么表情,而且他们还加了一句,说反正打的是小偷,是什么人打的有什么关系。

 

很快周围的人都散开了,大家又开始若无其事地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我呆呆地站了一会,发现除了地上两块暗紫色的血迹之外,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可是我的心却一下子沉到了谷底,难过得要命。不知道那几个怒气冲冲的大汉要把那个瘦小的小偷带到哪里去,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先给他止血,不知道他会不会被带到一个地方被他们当练习拳打脚踢的沙袋,继续发泄他们那些不知道因何而来的愤怒……

 

我的担心不是没有根据的,几年前一个叫孙志刚的被活活打死,其实那只是冰山一角,我自己就从体制内出来,并不是不知道以正义和维护公义的名义打死人的事时有发生,至于屈打成招,或者把人打残废,更是屡见不鲜。刚才那一群治安为什么那么怒气冲冲?没有人喜欢小偷,可是那么多身强力壮的男人猛踢一个不还手——手已经被反捆的人,又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对自己的同类如此残忍!今天心里很难过。

 

2007-4-27广州白云区新市

 

觉得2007年的文章,你竟然没有看过,就付稿费吧

 

老杨头的微店开张,请加微信私号进入、资讯:微信: ymhzzp;Abbyhenry

 

请点击进入老杨头的微店购买货真价实的正牌产品: 杨恒均的微店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