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的世界我不懂
2017-02-10 22:25:38
  • 0
  • 7
  • 195
  • 0

新闻报道,王林因病抢救无效,于今日去世。我和王林有几面之缘,有两次还有较深的交谈。是一位读者介绍他找我,希望我能帮他,至少给他出出主意。在了解了他的情况后,我也确实觉得没有什么严重的,也想帮他。可试探性的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和他的合影,立马遭到了三百多个好友留言,清一色的质疑和谴责,让我懵了——我怎么也想不到他名声如此糟糕,再三犹豫后,决定等等看如何做到我不出面,又能帮他。这就是为什么他出事后,我心中很有些不安,也连续写了几篇文章。

我这里说我可以帮他,可能很多人都觉得好笑,因为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都比我有分量、有影响。不过,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那时的王林已经成了孤家寡人,而且,他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朋友没有了,他却依然活在他和以前那些朋友的世界里。而这恰恰是他面临的最大危险,他却并不清楚。

我说我能帮他,是我发现,他已经是过气的人物,已经不在某些人除之而后快的雷达上,他虽然靠气功让很多达官贵人信服他、追随他,但他并没有同他们有非法的交易(否则,刘志军、朱明国都进去了,他还能幸免),只要他低调行事,渐渐淡化到彻底退出,或者暂避香港、远走高飞,都不会有后来的事。至于有人说他有什么后台老板,就更不堪一击了,有任何后台老板的人,还托人请我杨恒均几次到他家里,向我诉说委屈、请求高招?眼泪都要出来了?

不过,两次同他交谈下来,我震惊于他对外面世界、公众情绪和媒体态度几乎一无所知。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曾经让无数的达官贵人拜他为师,听取他意见,让他算命的人,竟然如此无知。我对他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和不解。

直到进去前几个月,他还在到处找人帮他“消灾”,尤其是媒体和媒体人,只要找到他,据说发一篇描写他的正面文章,少则十万,多则上百万,有些形同敲诈。而他最后通过我的朋友透露了自己的心声:杨恒均不会真帮他。

我左思右想不知道他怎么会得出这个结论,最后经朋友提醒才明白,我可能是这些年来唯一一个同“大师”交友、深谈并承诺要帮他的人中既不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吉言、忠告与算卦,也没有开口请他要一分钱的人。这在他的世界里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在他的世界里,走近他的人都是有所求的,而帮他办事的,就应该敲诈他一笔。当然,他不喜欢敲诈他的人,但他也信不过不敲诈他的人。这样的世界当然是骗子横行的……

王林就是陷进自己的世界而不能自拔。他一直纠结在一个邹勇身上,殊不知,每次邹勇搞他一次,让他上一次媒体,媒体就翻出一次他同多少政要合过影,这位过气的“气功大师”也就牵动了更多人的神经……我帮他的招数很简单:只要忘记自己和他生存的那个世界,就得救了。放手吧!徒弟邹勇要置他于死地,能让就让,能跑就跑,别再幻想昔日风光,一言九鼎,靠关系和找人可以“摆平”,世界已经不同了。

可惜,他的世界我不懂,我说的世界,他也不甚了解,甚至他对我的世界也一窍不通。既然他已经认定我不会真心帮他,也自然不会把我的忠告当回事。殊不知,本人不管同谁,都愿意真心,而且一切清清白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会因为这人是农民工和弱势群体我就吝啬文字;也不会因为他是当局不喜欢的我就禁声不语;同样的,我也不会因为某人是曾经的权贵或我不喜欢的人,遭遇不平时就幸灾乐祸。这些话,我不只是说说。

过去两年,从领导人到异议分子,从腐败大老虎到反腐英雄,在进去前同我有深聊并全部留存在微信语音中的,至少有十几甚至几十人。这些录音在我手机没有丢之前全部留在微信里,自然也都到了办案纪委和公安那里,只要我杨恒均有一丝一毫违法乱纪,或者不道德的言行与意向,估计即便不上央视,你们也找不到我人在哪里了。可惜,王林也不了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更没有我这样几个“朋友”,否则,他绝对不会孤独到病急乱投医的地步。而当王林出事,昔日达官贵人都避之唯恐不及之时,我却出来为他说了几句公道话,连我的读者也懵了,有人看不懂我的世界里。

我们不懂王林的世界,也希望这样的世界能和“气功大师”一起渐行渐远。王林的世界,是一部隐秘的传奇,但我真不希望这样的“传奇”继续在我们的世界;王林的“传奇”,也是一本教科书,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读懂,让我们的世界多一些真实和真诚。

王林走了,死者为大,希望他一路走好。谨以此文悼念一些人眼中的“大师”,一些人眼中的“摇钱树”,一些人眼中的“骗子”,以及我眼中的一位……

杨恒均 2017/2/10

参考阅读:

我与王林,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与王的女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