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上这事,你会出手吗?
2017-03-06 09:20:58
  • 0
  • 15
  • 176
  • 0

昨天北京地铁上的一段视频火了,一自称是北京的男子对两位推广扫码的女子口出污言秽语,在女子可能报警的情况下,这男子抢下手机,推她们出车厢,甩出电话,极其粗暴。女子地铁推广扫码肯定违规,我也对地铁行乞和推广广告反感,但此男子公开辱骂两位女子的语言也创下了纪录,“臭逼”等从头骂到尾,抢电话、推人,已经涉嫌违法……

感谢旁边拍摄者曝光这种人,目前警方已介入(最新消息称已经控制此人)。从录像看,当时这节车厢上的人是满的,但从头至尾,无一人出声劝阻,更不用说打抱不平了。所以昨晚看到这录像后,我第一时间留了一句话:为什么整个车厢没人出面?

昨晚是在思考这个录像中入睡的,想到了这么几个方面:

第一,如果我在现场,会出面吗?看到录像我条件反射地留了言,质问为什么没有人出面,可我如果真在现场,我一定会出面吗?答案是:未必!因为在那个空间下,以这年轻人的脾气,有可能会同我厮打起来,被他严重伤害的可能性是有的。而假如我很快进入状态,把他打趴下应该不难,但问题是在地铁上打架,且是我挑衅他(他并没有招惹我),若没“见义勇为”性质和周围人的证明(我很难相信一车厢人会在列车到站、警察上车时留下来为我作证),我自己可能成为肇事者。正可谓打输了我进医院,打赢了我进拘留所。念及此,无人出手不是很正常吗?

第二,刚才说的是个体站出来,但如果是大家一起站出来呢?那个车厢里有很多青壮年男子,别说一起,恐怕只需两到三个一起站出来,就可阻止他,并让那辱骂人的家伙当场出丑。我想,现场有我这想法的不止我一个吧?只不过没人当头,谁都担心自己出头后没人呼应。这种情况如遇车厢中出现两到三位男士结伴而行,就不一样了,他们出头的机率要大很多。因此我昨晚想得最多的是如何让“好人”在这种情况下不必担心无人呼应,要勇敢站出来。我甚至想,今后再出现这种情况,大家做某种形式的暗示、同一个举动,如果有人呼应,就站出来。同时,我们的国家机制要鼓励保护这种情况下站出来的人。只有这样,社会风气才能好转。

第三,让我联想到一个小偷被抓,常出现你一脚我一拳,还挂牌游街,但这种公然侮辱人且更具攻击性的行为,却让面对被抓小偷时如此神勇的群体沉默了……想想我们连美国韩国的导弹都不怕,说砸车去围攻超市都能一呼百应,可对身边这种人,我们却无动于衷,也是值得深思的。

第四,好吧,这个才是我想得最多的,如果我在场,又没有及时出手,看到这恶棍把两女子推出车厢,我越想越气,决定不能就此罢手,我该咋办?有一个场景是这样的,等到下一站,列车门打开准备关闭前,我以现在还能碎砖头的右拳,照他鼻梁面门狠击一拳,估计他不得二级伤残也会当场扑街昏倒。然后我扬长而去,别说我现在出门都穿看带帽衫,即便车厢有人认出我,也不会告密吧……

当然,我犯法了,而且比那个抢手机辱骂人的犯得更重,可能会坐牢。但如果那两个女子是我亲人,而我又发现在这个近似丛林的社会受害受辱者很无能为力时,我真可能会选择“以暴易暴”,这也是当初我大学毕业宁肯选择离开外交部而去当警察的原因(后来发现早年欺负我的几个人都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我放弃了报复)。当然,多少年过去了,尤其是多国生活的经历,让我最终认识到一个文明社会最应该限制的“暴力”正是带报复性的警察的权力。这也是我再次做出人生选择拿起笔和电脑的重要原因。

但遇上昨天视频上的情景,我还是忍不住捏紧双拳,甚至希望我拥有不受限制的警察权力,让这些人渣知道欺负比你弱小的人、践踏他人尊严的后果,让他们尝到处于丛林之下无助状态的滋味。这可能是对付这些人的唯一办法。他们只认声音比他们大,、拳头比他们硬的人。

杨恒均 2017/3/5

(致命系列三部曲之《致命武器》、《致命追杀》还有少量签名版,需要的请加微信号:laoyantou2013 或者: Abbyhenry)

今天推荐我自己微店里销售最好的澳洲产品,国际名牌,效果很好,有几种我也在使用,信誉保障其中保健品不是处方药,无副作用,健康身体必需——大家可以点击进入,也可加后面微信号:queenie_me9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